028-86088638
旅游目的地分类

24小时咨询电话

028-8608863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猜你喜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周边旅游 > 成都周边游 > 成都周边休闲游 > 旅游指南 > 正文
成都周边休闲游旅游指南

四川名山县江德胜江医生| 雅安名山江德志神医,江建明医生| 江德智是能治疗癌症的神医

2020年07月20日 12:50
四川名山县江德胜江医生 雅安名山江德胜,江建民医生| 能治疗癌症的神医
 
如此神医,
 
 
以下为原文转载,信息来源于当地居民或者已经医治后的所见所
 
 
可以提供坐诊地址和坐诊时间   请打13348812120
                                    
 
江德胜
 
如此脉诊高手高手请进来点评
 
 
去年寒假回老家,听说有一医生厉害。于是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态与他人包车,驱车400多公里,并凌晨2点开始排队等候看病。早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看病的人很多,因为他的存在导致这个小地方自发形成了一个小镇。
 
 
此医名叫江德胜,坐诊四川雅安名山茅河乡的一个村(一个很小的地方)。俺看了后,觉得他年纪只有45岁左右。其貌不扬,但红光满面,很有精神
 
此人看病有个习惯:不让你先说自己的病情,把脉后他会给你挑最重要的症状说的。他也不会问你的病情的。如果他没有说到的,你可以补充一些。喜欢就地取材,用当地草药,物美价廉实用(导致的缺点就是拿到全国最大的药店也没法配齐这些药)
 
 
给我看病的全过程是这样的:其把脉姿势很随便,给人感觉好像是初学医的小孩,很憋脚的样子,不讲究姿势。他刚一搭脉就说:“湿热”,约5、6秒钟后,用左手捶其胃部:“这儿痛”。听那些看过病的人说,意思就是俺的胃痛。再隔了约3秒钟就说:“快要穿心了。”俺说:“还没有”,他吼道:“给你说快要了啊!”。俺于是再不敢说了。又过了约3秒钟说道:“肝胆有问题”。然后就没有把脉了,看了一下舌苔就说:“湿极重”。然后就开方子,也没叫俺说病情,听说过他的习惯,于是也就不说。这些都说对了,俺的确慢性胃炎,胃痛,的确也没有穿心,肝火也重。
 
 
他只开药方,至于拿多少剂由病人自己决定(如果药方一旦严重错误,有什么后果,大家都是行家,俺也不必多说)。以前有“最多拿20剂”的规定,今年已经取消。由于在异地读书,因此俺一下拿了40剂药,全是草药。很多是湿的,为初加工(仅仅绞碎,有的还是未绞碎的全草),每剂3元。他的药只有2元、2.5元、3元和3.5元的统一价格(偶尔会出现5元的,但决没有出现过高于5元每剂的)。
 
 
药方字迹潦草,不易辨认。全方共12味药。俺本科时自学过中医一年半,认得出其中一部分药。在此将药方中有把握的药写在下面:左转藤(即海金沙) 灵仙(即威灵仙)  木贼  当归  黄芪  淫羊藿  金刚藤(即荜薢)。
 
再对照方名,药中的确有这些药物。另外药方中俺不能认出的还有5味药没法识别,为极少用的非常用土药(药店没有的)。药中俺还认得出有一味药,就是黄精。然而方剂上,怎么也找不出“黄精”这两个字。
 
 
服药一剂,所有症状都为有起色,三剂后效果极佳。现在由于没地方熬药,暂停服用。
 
与俺同去者有一直肠癌患者,去年手术截了一段肠子。他把脉后说:“肠子都已经割了一段来丢了!”
 
 
我们村及村周围去看过病的人(仅为我所知到的)至今有56人次,我统计了一下,说准病情的为100%(反正不会是胃痛,给你说成腰痛),至于说准病情的详细程度就深浅不一。他一般只说最主要症状,不会挑口苦、口臭、尿赤等小症状说的。至于吃药后的治愈率较高,有效率极高。无效的有一例,他说准了病情(甲亢)。但服药后,由于服药2剂导致呕吐,没有继续服药,故无效。
 
 
此人还有很多很多断诊“奇事”,由于只是耳闻,未亲见!故就不能作为凭据,也就不说,“耳听为虚”嘛!!只说说我们村里的有两人,他说一个(妇科病人)的子宫内长的有老拇头指大的泡,又说一个头晕头痛的人老脑袋里长有尾指头大的瘤,由于都没有用西医查证,故不好说他断准了没有,不过他们病在那个部位他是没有说错的,这两人吃药后疗效很好!
 
 
他都会给每个病人断:一是什么病(主要症状),而是到什么程度,三是再进一步发展是什么结果!!!最开始俺也不相信中医把脉可以一定程度上地代替西医的X光和一些仪器,不过亲眼见了,俺不得不服啊!中医学到高深境界,的确奥妙无穷阿!
 
 
听别人说,此人的师父是个和尚,因此不出自正规中医教育系统。不重名利和金钱(以前没有挂号费,由于每天都要看三、四百人甚至更多,导致排队秩序混乱,今年执行一元挂号费的新规定)。俺从其药价、穿着、住宅、言谈等,觉得也是这样的。此人给人感觉好像很全面,什么都医,治癌好像有独到的一面。
 
 
我去他那儿看病之前,到成都中医药研究院,先后让让享受国家津贴者的2位高级职称者看病过4次,把脉并不能达到如此程度。
 
真心希望世上再多一些这样的脉诊高手!俺佩服他的医术,但更佩服他的医德!请问:全国究竟仅存多少位脉诊和望诊高手拉?
 
 
我看病无数,见过很多医生,生平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医生,请各位评测一下,该医生已经达到中医上的什么境界!
 
 
俺绝对没有胡说愚弄大家的意思!!!
 
 
(转自民间中医网) 
 
 
[推荐]今天去了神医江大夫那里,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是神医了,医术精湛,医德高尚!
 
 
我母亲身体一直不太好,常年有头痛的毛病,经过几家大医院的诊断和治疗都没有很好的效果,前段时间肾结石又发作,打了杜冷丁也不管用了。体外碎石也考虑过了,经过专家和朋友的指点,都说效果不好,所以没有去做体外碎石,但是病不能不看不能不治。我比较相信中医,所以一直留意这样的信息。上星期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听说了蒲江有个神医江大夫,用草药能治百病,并且能治疗很多疑难杂症,所以抱着试试的态度去了江大夫的家。
 
 
 经过朋友的指点和沿途的询问,我和我父母经过了1个半小时的颠簸,考验了我小奥托车的越野性能以后终于在走过了又倒回来的情况下来到了江大夫的家。
 
 
 这里是一个很简陋的两层高农家楼房,两层楼大半的房间都被江大夫用来做草药的库房了,院子里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但是很可惜,江大夫今天不在家。我到处观察了一下,才发现他们家厨房门口贴了一张通告,上面写的是每逢2、5、8、12、15、18、22、25、28号为医生休息日,正好今天是12月2号,医生休息。正打算回去,听旁边的邻居说是一大早成都来了两辆车把江大夫接到成都去给病人看病去了,说可能下午5点左右能回来。于是大约有10个暮名前来看病的人就打算等到江大夫回来再看。据当地人说,如果今天不是因为江大夫休息,来的人不会才只有10个人左右,因为我们这10个人是因为不知道这个规矩才在2号跑来看病,据说平时每天要来100多人看病,这个情况当时我是很怀疑的,但是很好笑的一件事情是,当我们到江大夫家那儿时,这个小村子居然在他家不远处还专门开辟了一个简陋的停车场,让我们必须把车停在这个停车场里,并且在停车场旁边还专门修建了一个农家小院类型的小旅馆。
 
 
 由于等待是漫长的,我就和那些病友聊起天来,聊起了各自的病症,这些人都是听朋友说这个医生医术好,医德也好才暮名来看病的,得什么病的人都有,大多数是得的癌症肿瘤肝炎这些比较难治的病。聊得最多的是成都来的一对夫妇,主要是来给这个大姐看病的,这个大姐得的是宫颈癌,已经做了手术现在医院还要求再做25次的化疗和放疗,了解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其实化疗和放疗对身体很不好,会使人白细胞减少身体更加虚弱,所以他们不愿意去做太多的化疗和放疗,他们也和我一样,比较相信中医,所以听朋友说了就来这个看能不能不用化疗放疗,通过草药的调理治好这个病,其实来的所有人都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来的,我想只要有这样经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治不好,死马当活马医。今天在那儿等的有一个父亲得了直肠癌的,还有一家人都得了肝炎的,有一个太婆是得了胰腺癌的。
 
 
 下午4点左右,回来了一个GL8,是江大夫今天去成都看的第一批病人来拿药回去的,后来听我妈说可能是成都一个设计院的,这个设计院把很多病人集中到一起直接在成都看病,现在是回来拿药的,后来这个车装了一车药回去。但是江大夫没有跟着这个车回来,说是又去看另外一批病人去了,当时我们心就凉了一半,因为还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回来,即使回来了,那么晚还会不会给在这里的病人看病——因为他的老婆一直在赶我们走,说今天肯定不给看了(后来我们才知道今天是江大夫64岁的生日)。这里的病人都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看病的,肯定不愿意就这样回去了,都打算等他回来了再说,大部分是成都过来的,也有简阳、广元这些更远一些地方过来的,从成都过来大约路程是110公里左右。
 
 
 到了6点半左右,又冷又饿,我就提议先在旁边的一个简陋的民居小饭馆把饭吃了再等,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小饭馆的老板很淳朴,价格公道,饭菜很卫生,并且味道很好,本来是他们自己家吃的莴笋烧鸭子也被我们强行洗劫了两碗出来,说实话,这个莴笋烧鸭子味道绝对比银杏的莴笋烧鸭子好吃。不好意思,乱扯了两句又说到一边去了。
 
 
 接到说正题,我刚把饭吃完,回来一辆大面包,江大夫终于回来了,一个很瘦小的老人,个子不高,皮肤黑黑的,但是看到很精神,一大群人饭也顾不上吃了,全部都拥到他家里去了,都规规矩矩都坐到条凳上排好队准备看病,结果他老婆可能想到他都累了一天了,鼓捣不准他再看了,大家的心又悬起了,但是下午来拿药的那个人说,这个医生医德很好,不管他回来得再晚只要你在那儿等到的,肯定会看的,后来他在厨房里和他老婆吵了几句以后终于把他的椅子桌子搬出来了,我们大家也就都放心了。
 
 
 正式开始看病了。我们来之前就听说他是神医,神就神在他不用你自己说得了什么病,他只要一搭脉就能晓得你得的什么病,当时我和我父母都怀疑过是不是有这么厉害,结果果不其然。第一个看的就是成都来的那个大姐,我一直在旁边听,他搭脉可能不到10秒钟就说她小腹有问题,还直接说医院没有给切干净,也没说是什么,还必须要再吃药来治,当时这个大姐就很激动,因为完全说对了,然后就是开药方抓药,整个过程也就5分钟,最后这个大姐把处方单给我看,上面还写了宫颈癌三个字,她激动得不得了,因为确实太神了。接着就是我母亲看病了,本来我妈是打算看肾结石的,结果搭上脉以后他首先说的是,你经常头痛已经有10年以上了,我妈确实经常头痛有20多年了,还说我妈有肾结石,而且不止一个,两边肾都有,还说如果不及时医以后打杜冷丁都止不住痛,这下我父母和我完全佩服他了。后面看病的也都是这样看的,全都说中了,有一个清白江来的女的,我也不知道这个是她幸运还是不幸运,她本来是来看头痛的,结果没想到给她诊断的时候不仅说出了她头痛的毛病,还发现她得了肝癌,也许她是幸运的,及时检查出来了,尽早治疗会更好。看完最后一个已经是9点20左右,这个老人才起身喝了一碗他老婆给他熬的一碗草药,因为我看到他在咳嗽,我的心不能平静,因为在给这些病人看病的时候我一直在旁边听,这个老人真的太淳朴了,给我们讲了很多的道理,就是他作为一个医生治病救人的责任,从他的言谈中我也了解到他是跟着以前蒋界石的医生学的医术,用的也就是再普通不过的草药,但是治好了远近很多人的病,他的一句话我记得最清楚,他说,现在的人工作很重要,但是身体更加重要,钱少挣一点没有关系,关键是身体要好,身体不好挣再多的钱也没有用。最后交钱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想到,我妈妈的药一副才4块5,想想现在那些所谓正规医院的医学院毕业出来的医生对着病人漫天要价,背后吃回扣的做法,那些人是不是该好好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你对得起自己作为医生的这个光荣职责吗?
 
 
 现在我妈妈还没有吃这个药,我也不敢惘加评论这个药肯定有用,一定就有效果(因为据说有记者去他那儿拿了一些药去化验,说是只是清热的药,并没有治疗效果),但是至少从我今天经历的事情中我能肯定的是江大夫是一个有医德,有精湛医术的人,我真的很想骂这些不负责任的记者两句,中药本来就是从内调理身体达到康复的作用,拿一两味要化验了就下的结论站得住脚吗?难道有只会看病不会治病的医生吗?至少给我介绍这个江大夫的这个朋友的老婆头里面的瘤子在吃了这个草药以后缩小了很多。
 
 
 我向大家说明,我不是一个所谓的医托,如果江大夫为了挣钱他不会每副药才收4、5块钱,不会那么晚了还为了素不相识的人看病,他完全可以在成都开一家诊所,当地人说到他的时候没有哪个说他不好,我们在问路的时候所有当地人都称呼他为江先生,我在这里写这个东西,只是希望大家知道这个社会上还有这样一个德艺双馨的老医生,希望那些家里或者自己生病又在普通医院治不好的人看到这个消息,如果你们相信中医,如果你们愿意去试试可以去试试。我不为什么,就为了他生日这天晚上能在寒风中为了10几个病人看病,我真的感动了,很久没有能遇到这样的人能让我感动了。
 
现在江医生为江德胜的儿子在坐诊,儿子已经得到真传又是中医大学科班出身。确实是有过人之处的医生.
 
 
 

雅安有名山  名山出名人,江神医

转载于长安亦君的博客长安亦君的博

       说到雅安,大家首先想到的是2013年那次大地震。其实雅安让人要说道的远不至地震。雅安有个名山区,名山区里出名人。名山区隶属于雅安市,位于成都平原西南边缘。过去叫名山县。县因何而名,世人多为不知,据史料所记:名山古系梁州之域,西魏废帝2年(公元553年)平蜀以后,始移民垦殖,设蒙山县,隋初改为名山县。县名取义于境内久负盛名之蒙山,沿用至今。2012116日,撤销名山县,设立雅安市名山区。据说这地方还有一个有名的产业是茶叶。城乡所见,到处都是仿古楼房,或两层或一层,虽然大都空置着,但门脸上却都书写着“水乡茶韵”,有的仿旧墙头画着“茶祖故里、世界茶源”、“天下第一茶乡”等宣传画。“扬子江心水,蒙顶山上茶”千古流传。中国有文字记载,植茶始祖吴理真的故乡就在这名山区。

      ? 绕了半天,我其实想说的是这地方如今又因一人声名远扬。

       这个人名叫江德志,网上有人写作江德胜。确切地说,这个人应该是江德志的儿子江建明,江德志此人已于两个多月前去世了。他虽然去世了,但他把诊脉看病的绝招传给了儿子江建明。那里的人们过去把老子江德志叫江神仙,现在把儿子江建明叫江神仙。

       据当地人讲,江德志原是一个挖草药的,常年跟草药打交道,懂得不少的药理。村上有人伤风感冒、头疼脑热或者蚊虫叮咬、蛇蝎伤害什么的,他便给开上几付药,也不收一分钱,但治癒率极高,久而久之他能看病的名声便被人所知。附近有部队驻军,有一年驻军团长得了病,是那种说不清的什么病,挺难治疗,据说到大医院没治好,但江德志妙手让团长回春。从此江德志的名声开始被人传扬。有人甚至说,江德志在山上采药时认识了庙里的老和尚,老和尚向他传授了诊脉秘招。如今江德志已经成为故人,传说的真假也无法考证。再说,得没得到老和尚真传,与江德志诊脉并没有两毛钱的关系。这就和一位没有博士学位、没有留洋经历、非两院院士的“三无教授”摘得诺奖一样,85岁的屠呦呦坐在家里看电视,才知道自己得了奖。现在让人全国各地无数患者慕名来求诊的是他儿子江建明。江建明是名山区茅河镇临溪卫生室的法人。

      我之所以知道江建明这个人,是因为我有一个亲戚,2014年12月头晕、呕吐、肚子胀,被南方医科大附属医院、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等几家大医院确诊为胰腺癌,因为我亲戚的亲戚,是南方医科大附属医院里的大夫,他给我们实话实说:胰腺癌的发展很快,就是化疗,一般病人也活不过6个月,该准备的后事回去抓紧准备。于是我亲戚放弃化疗,改求中医。听人说雅安有个“老中医”能治癌症,他们便于今年3月份驱车900多公里去了一趟。回来后他们向我讲说了江医生,简直就是一个传奇:所谓“老中医”并不老,大约三四十岁,不用听诊器,不用血压计,不穿白大褂,不戴白口罩,只诊脉不做其它检查,能在二三分钟内准确说出病人病情。用的都是当地草药。每剂药不过10元。到他那儿卖药的人排成长队……。我看了他们带回的药处方,十几种药名,字体怪异,像中文,又像藏文和蒙文,结果我这高中教师只能认得一个“大”字(还不敢保证在他的药方中是否读“大”)。出于疑惑,我便在网上对这个江医生进行百度,搜索的结果是看到了一个湖南大学生写的博客:《民间奇人——江德胜》。

       因为我也是一个患过重病、做过开胸手术的人,便对这个江医生有了兴趣。我患胰腺癌的亲戚在服用了江医生开的草药后,顺利地活过了医疗专家们所言的6个月生命期,到现在将近一年了还好,还在家中做饭,还在地里干活。她于是还继续服用900公里以外邮寄来的草药。

       我的病虽然手术后已基本痊愈了,但我爱人和孩子们还是动员我到雅安去一趟,求一下这位名人。利用国庆7天长假,我们终于成行。来之前,我们已经知道,这位江医生逢2、5、8日(包括12、15、18、22、25、28日)不坐诊,我们到的时候是10月3日晚,第二天正好赶上他坐诊。大约21点左右我们下了高速,我们只知道江医生所在的村子是茅河镇临溪村,但这个村子在哪儿?怎么走?我们向路边的人一打听,人们便热情地说:“问江神仙吗?知道,知道!”一个人在离他十多公里以外地方,就已经被人所熟知,他道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晚上我们住在茅河鎮上一家私人旅店,老板告诉我们第二天必须赶在6点之前去排队。4日早晨,我们5点多便在店老板的带领下到临溪村的卫生室去排队。这地方也真够偏僻了,几十户人的自然村,汽车在街道七弯八拐,街道的尽头是一个老旧的四合院、老旧的铁栅大门。其时已经有人在那里排队了。 

      和病友们闲聊,知道他们都和我一样远道慕名而来。有位黑龙江的大嫂,说她坐了5天4宿的火车前天赶过来的,但3日这天看病的人太多,她没有排上队,今天就起早排的队。从她的嘴中我才知道,“江神仙”(当地人都这么叫我也这么叫了)每天只诊200个病人的脉,超过这个数就要等第二天了,如果碰上2、5、8,还需再等一天,因此,有远地方来的病人,会在夜里两三点钟就来排队。问东北大嫂是怎么知道“江神仙”的?她说,她弟弟也是一个开中医诊所的,他有一个癌症病人,两年前被当地大医院的医生告知,只有两个月的活命了,但吃了“江神仙”开的中药后,现在已经活了两年多。东北大嫂说她自己也被诊断患癌。现在是多活一天就赚一天。丈夫和孩子因为都还在上班,她就一个人独自来了。

      和东北大嫂聊着的时候,就听见“突突突“的电动车响。因为“江神仙”用药量特别大,这里就形成了草药收购市场。卖药的人有开着电动车来的,有背着背篓子来的,一会儿时间,院子里就熙熙攘攘满是人:有看病的,有卖药的,有卖土特产的,还有卖药袋子的(专门为病人准备的装过猪饲料的蛇皮袋)。院子里还有几口大铡刀,是为卖药的人专门准备的。“嚓、嚓、嚓”,几口大铡刀都开始工作了。这些草药有的是树叶,有的是藤萝,有的是草根,有晒干的,有些是刚采来的,湿湿的需要铡碎了。大约8点多,人群有点骚动,“江神仙”来了。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中等个头,面相和善,初给人的感觉是憨厚朴实,他没穿白褂子,没拿听诊器,咋看都不像一个医生。

      “江神仙”先到药房拿病人的排队号。药房有人按照排队的顺序登记,每10人分成一组。空白处方上从上到下写上病人的名,写了名的人每人交5元钱,这应该算是挂号费了。我想了解一下这位所谓“神仙”,就跟“江神仙”进了药房。药房同时也是一个药库,顺墙是两层100多号二尺见方的大木斗,斗里分别装着不同的草药。此时几个“药剂师”已经开始配药了,他们不用天平,也不用秤,全凭一双手,大把地抓,大把在扔,就像农民在饲养室里给牲畜调配饲料。

       出了药房再入“江神仙”的诊断室。一张旧的办公桌,一把“江神仙”自己坐的办公椅,顺墙摆了两圈木连椅,“江神仙”背后的墙角上歪挂着一摞锦旗,上面已经落了灰尘。从这里你可以看出,这个“江神仙”完全不懂得沽名钓誉,偏居这一隅,反倒像个隐士。

     “江神仙”开始上班了,他往诊断室椅子上一坐,椅子发出“咯吱”一声响,他调整了一下坐姿。病人们都自觉地按顺序坐在他的面前,他照处方喊一下病人的名字,开始诊断,先是在病人右手诊脉,接着看舌苔,再给左手诊脉。他不问你,望、闻、切过后便开始说症状。过程极其简短,语言极为简练。轮到我时,他诊过脉,看了舌苔后说:“胸闷,气管有问题,右肺有问题,早上起来后咳嗽,血液在血管里波动。”我赶紧揭起上衣让他看,以示他说的准着呢,我做过开胸手术。他似乎微笑了一下,埋头有所思,我便补充一句“我肾功能衰竭,还有糖尿病和高血压。”他说:“血液在血管里波动,你要少盐,没喝豆浆和豆腐脑噢!”没错,他说的和大医院里专家叮嘱的一样:少盐,不要吃豆制品。至于他说了两遍的“血液在血管里波动”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明白,是说我有高血压吗?正准备咨询一下他,却见他已经开起了处方。陪我来看病的女婿,见他说得准确,于是也给他自己挂了一个号,轮到他诊断时,人家“江神仙”指头朝他胳膊一搭就说了:“你没有病嘛,看个啥子?”接着,就喊起了下一个病人名字。两个多小时,经“江神仙”诊过脉,开过处方的已经有60多人。我计算了一下,平均2分钟看一位病人,“江神仙”看病真是神仙般地速度。

       拿过处方,我仔细地看了又看,十几味草药,一样也没有认出名儿。2元钱买了一个装过猪饲料的蛇皮袋,配药的师傅问我:“抓多少付?”我说:“20付。”他问:“煎不煎?”我说:“煎!”20付药塞了满满一蛇皮袋。因为有些湿草药不便于携带,我也和其他病友一样选择了当即煎药。药房的对门是几间石棉瓦房,顺墙是30多台高压煎药锅。所有的煎药锅都“丝丝”地冒着白烟。

      一个江建明,由于他的医术,带动起了这个村子的经济发展,于是小村有了煎药房,有了旅所,有了餐馆,小村的街道熙来攘往,小村的停车场里的汽车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车牌……

 

首 页 | 成都周边 | 省内旅游 | 国内旅游 | 出境旅游 | 自助旅游 | 海岛旅游 | 公司旅游 | 签证服务 |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028)8608863824小时咨询:18980707092,本站投诉电话:13348812120 成都市旅游局投诉电话:028-96527
微信:zw18980707092       联系地址:成都市锦江区滨江东路136号国际商务大厦B座7楼707    负责人:郑伟
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L-SC-CJ00002

法律声明:本站所刊载的图片、视频、Flash、均来源于网络(百度、360、谷歌等搜索引擎)本站文章均由本网站用户贡献,本站发表的文章以及图片的采集等信息不享有版权,如果您发现本站的部分内容侵害了您的版权请速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如果您未提出任何异义,将视为允许本站刊载您的作品。联络人:郑先生:18980707092

Copyright © 2014 成都中国青年旅行社总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14636号-1

QQ在线客服
电话咨询
028-86088638

微信咨询